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科研成果 > 詳細內容

【论文】 广东推进新基建 促进经济转型发展

  2020年初,一場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人們農曆新年的安排,原本探親訪友、旅遊度假等春節模式,全部變成了居家休閑、居家娛樂等“宅家模式”,而且持續了數個月。然而,這種“宅家模式”並不能完全阻擋人們的剛性消費需求,例如學習、教育、醫療、購物、娛樂等,在疫情期間,某些需求甚至比非疫情時期更旺盛。就廣大企業而言,隨著“複工複産”“複商複市”的推進,很多制造企業面臨訂單縮減甚至取消,餐飲、養生等服務型企業面臨顧客不敢上門消費等困境。以新冠肺炎疫情爲誘因,未來的生産模式、生活模式、工作模式和服務模式會發生根本性變革。未來要能滿足人們“宅生活”的需求,電商、遊戲、線上教育、知識付費等線上項目,無人零售、無人餐飲和無人機配送,線上辦公軟件,線上咨詢服務,VR/AR等場景體驗類行業一定會呈現爆發性增長。在線消費首先需要滿足顧客的優質體驗性,因此對以5G爲代表的新基建具有很高的需求。廣東在信息産業具有良好的基礎,未來在推動新基建並搶占創新轉型的制高點,需要在夯實新基建底層邏輯、頂層設計和配套考量方面做好相關工作。
  新基建的底層邏輯
  改革開放40多年來,我國的傳統基礎設施獲得了高度發展,鐵路和公路呈現網絡化發展格局,機場和港口通達天下。傳統基建一方面拉近了人們的空間距離,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了極大的便利,另一方面,傳統基建極大地推動了要素在區域間流動,提高了要素配置效率,對我國經濟快速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然而,在信息化極度發達的今天,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傳統基建已經難以滿足經濟和社會發展的要求,新基建成爲政府、産業和學術界關注的焦點。新基建是新一代基礎設施建設或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的簡稱,它到底“新”在哪?這個問題的答案構成新基建的底層邏輯。
  首先,新基建孕育“新動能”。十九大報告中提出:“必須堅持質量第一、效益優先,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爲主線,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提高全要素生産率……”以德國工業4.0和美國工業互聯網爲標志的第四次工業革命,是以消費升級爲背景,制造業個性化需求迅猛增長,消費者對售後服務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傳統的“規模化生産”正在向“大規模定制化生産”轉型,傳統的“售後服務”正在向“後市場服務”轉型,要實現這兩種轉型,首先需要制造業實現數字化轉型,數字化轉型需要發展數字技術,數字技術將産生海量數據,海量數據的傳輸又需要高網速。5G(或以後的6G、7G等通訊技術)、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數字技術具有公共産品屬性,投資大,見效慢,需要發揮政府的作用,在保障傳統基建投入的同時,加大新基建投入,這是推動廣東制造業轉型升級的前提和保障。“大規模定制化生産”與“後市場服務”均具有高附加值,消費者願意爲這種定制和服務出高價,是數據驅動的“新市場”,可以說,新基建就是“新動能”。
  其次,新基建孕育“新模式”。誰優先發展新基建,誰就掌握了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戰略先機。根據新基建的數字化、公共産品特性,5G基站、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區塊鏈等均可納爲新基建範疇。相較于傳統基礎設施,新基礎設施融合傳統的“硬件”設施和新一代信息技術,正推動著企業生産模式(含服務模式)、人們工作模式和百姓生活模式的變革。(1)生産模式變革。在工業4.0時代,制造業均通過“智能工廠”實現産品的生産。在智能工廠,無需人工記錄訂單、庫存、原材料、中間品等數據,數據被自動收集、分析,通過可視化實現無斷點時間及實時管理;企業數字化轉型將真正實現無紙化,流程可視化支持生産監控及MES(制造企業生産過程執行系統)集成。基于數據驅動的智能工廠,“大規模定制化生産”與“後市場服務”將變成現實。(2)工作模式變革。以人工智能爲主,新基建不僅能解放體力勞動者,在一定程度上還能解放腦力勞動者。例如,Python軟件可以輕松獲得指定數據內容,並能得出科學有力的分析結果。(3)生活模式變革。快速的通訊網絡和技術手段將徹底改變人們的生活模式,例如,一個手機APP就能獲取天下美食和美景;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的技術革新,人們足不出戶就能試穿商店的鞋子、裙子、褲子等;3D打印技術的成熟和商業化,可以讓人們快速住上高品質、舒適化的房子;車聯網和無人駕駛技術的成熟,車主一覺醒來,驚訝地發現自己已經安全、舒適地到達了預設目的地。
  再次,新基建孕育“新機遇”。在新基建支撐的場景下,以往處于發展劣勢的欠發達區域、殘疾人等能夠獲得更公平和均衡的發展機會。例如,廣東省的粵東西北地區,這些地方發展相對滯後,除了區位因素之外,還存在教育、醫療等公共資源的缺乏,這些公共資源缺乏進一步導致外地人才不願流向這些地區。在5G、人工智能等新基建全面布局的背景下,這些欠發達地區可以通過技術手段,在線獲得一線城市甚至全球的優質教育資源、醫療資源等,由此可以推動“本地化人才”培育策略,長期來看,通過技術賦能一定程度上可以緩解這種發展不均衡。再如,殘疾人在教育、就業等方面非常不便捷,甚至存在“隱形”社會歧視,這種狀況給衆多殘疾人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傷害。而數字技術及其高速網絡爲廣大殘疾人帶來了“福音”,通過在線教育可以上名牌大學,還可以與全球知名教授在線互動。學有所成之後,他們可以找到類似數據分析、在線教師等新型職業或者自己創業。
  新基建的頂層設計
  當前,世界經濟仍處于深度調整期,我國經濟也正處于“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和“動力變革”的關鍵期。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傳統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收到一定影響,根據廣東省統計信息網和海關總署廣東分署披露的數據,2020年第一季度廣東地區生産總值爲22518.67億元,同比下降6.7%,其中進出口總額同比下降11.8%,出口額下降14.4%;全省社會消費品零售同比下降19.0%,從消費形態來看,商品零售下降15.8%,餐飲收入下降43.6%;全省固定資産投資同比下降15.3%。當前,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蔓延,外貿在短時間估計很難發力追趕,但是消費和投資還是大有可爲的。投資對經濟拉動作用效果更爲明顯,特別是新基建投資,一方面可以拉動經濟增長,另一方面可以推動經濟向高質量轉型。
  第一,中央密集部署新基建。新基建在2018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被首次提及,2019年写入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2020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2月中央深改委会议、3月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持续密集部署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2020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考察时强调,“要抓住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赋予的机遇,加快5G 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抓紧布局数字经济、生命健康、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产业,大力推进科技创新,着力壮大新增长点、形成发展新动能。”因此,无论从市场需求还是政策层面,新基建都已成为转型发展的“突破口”。从历次中央的会议精神和高层领导的关切来看,新基建主要包括5G 网络、物联网、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信息领域。然而,根据央视中文国际频道2020年3月2日报道,新基建指发力于科技端的基础设施建设,主要包含5G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七大领域。其中,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属于非信息领域。
  第二,廣東在新基建的政策部署。廣東是全國經濟發展的“火車頭”,又有“雙區驅動”的戰略機遇和“雙城聯動”的內生動力,有華爲、中興、騰訊等信息龍頭企業,廣州和深圳具有領先的電子信息産業發展優勢。因此,廣東協同粵港澳,利用政策疊加優勢,將在新基建推進中發揮引領性作用。在2019年5月8日,廣東就已經制定並對外公布了《廣東省加快5G産業發展行動計劃(2019-2022年)》(粵辦函[2019]108號),規劃到2020年底,珠三角中心城區5G網絡基本實現連續覆蓋和商用;全省5G基站累計達6萬座,5G個人用戶數達到400萬;5G産值超3000億元;5G示範應用場景超過30個。到2022年底,珠三角建成5G寬帶城市群,粵東粵西粵北主要城區實現5G網絡連續覆蓋;全省5G基站累計達17萬座,5G個人用戶數達4000萬;5G産值超萬億元;5G示範應用場景超過100個;全省5G整體技術創新能力世界領先,關鍵核心技術創新能力邁入世界前列,形成世界級5G産業集聚區和5G融合應用區。2020年3月25日,廣東省對外公布了《關于應對疫情影響進一步促進信息服務和消費的若幹政策措施》(粵工信信軟[2020]37號),強調要加快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包括要提速5G網絡建設,以及要建設數據中心、超算中心、車聯網設施、智慧燈杆、物聯網等新型信息基礎設施。
  第三,廣東新基建主要進展。2020年2月28日,廣東省發改委官網公布了《廣東省2020年重點建設項目計劃》,新基建成爲亮點,在重點建設項目清單上,廣東電信5G移動網絡建設、廣東鐵塔移動通信基礎設施和廣東移動通信技術設施三個項目合計投資就高達148.42億元。河源源城區工業園第五期擴園(5G産業城)預計總投資50.5億元。據2020年4月24日《21世紀經濟報道》披露的數據,廣東僅工信領域在建或計劃開工建設的新基建項目達40余個,預計2020年全省新型信息基礎設施投資超500億元,其中5G網絡建設投資超過280億元,數據中心建設76億元,光纖網絡投資約50億元。其中,2020年一季度,已完成新基建投資44.3億元;全省累計建成5G基站42698座、全省已投産使用的數據中心數量約160個。
  新基建的配套考量
  新基建是從供需兩側發力促進經濟增長的長效抓手,從需求側,有助于擴大內需,穩增長和穩就業,有效抵禦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負面影響;從供給側,新基建有助于企業生産模式、服務模式變革,擴大有效供給。新基建對經濟具有很強的放大效應。據工信部《新基建發展白皮書》預測,到2022年底,廣東數字基礎設施投資規模接近4500億元,數字經濟規模達到7萬億元;到2025年底,廣東省數字基礎設施投資規模超5000億元,數字經濟規模超9萬億元。但是,廣東在推進新基建的同時,應該配套考量安全性、均衡性及合理性。
  其一,推進新基建應兼顧安全性。5G、物聯網、大數據中心、工業互聯網、人工智能等新基建推動新經濟的發展,而這種新經濟以海量數據爲基礎。在李國傑等撰寫的《數字經濟領導幹部讀本》指出:傳統農業經濟和工業經濟以勞動、資本等爲生産要素,而新經濟的生産要素除了勞動、資本等生産要素之外,還包括海量數據。因此,政府在部署和推進新基建的同時應該兼顧未來的産業安全性。在數據安全有保障的前提下,例如數據安全技術很成熟、數據安全立法已完善等,換句話說,數據的互聯互通機制和有償共享機制已經成熟,這時政府、企業和個體均願意開放數據,並推動數據的商業化。在《廣東省加快5G産業發展行動計劃(2019-2022年)》(粵辦函[2019]108號)中也把強化網絡信息安全作爲重要的保障措施,提出要健全網絡與信息安全通報預警機制,建立組織嚴密、高效順暢的網絡與信息安全管理體系。
  其二,推進新基建應兼顧均衡性。當前我國正處于數字經濟爆發期,新基建的覆蓋面成爲數字經濟發展的基礎,換句話說,新基建的發展水平是分享“數字紅利”的關鍵。廣東省珠三角與粵東西北的區域發展不平衡是一個曆史性問題,在工業經濟時代,後者發展處于相對落後水平,別再讓這些地區在數字經濟時代再次落後,避免造成差距越拉越大的局面。因此,在推動新基建的過程中,應該充分考慮欠發達地區。另外一個問題,相對大企業而言,中小企業在數字經濟時代處于相對劣勢,爲此,工業和信息化部辦公廳制定印發了《中小企業數字化賦能專項行動方案》(工信廳企業[2020]10號),提出要“夯實數字化平台功能”,應用物聯網、大數據、邊沿計算、5G、人工智能、VR/AR等新興技術,促進中小企業生産要素數字化、生産過程柔性化及系統服務集成化。廣東省在推進新基建的過程中,特別需要考慮廣大中小企業的關鍵訴求。
  其三,推進新基建應兼顧合理性。網絡數據的公開透明,給人們生活和工作帶來了極大的便捷性,但容易涉及法律和道德倫理方面的問題,例如:網絡爬蟲(Python)可以通過網絡爬取用戶所需要的信息或數據,這在很大程度上解放了人們的腦力勞動,但是這些信息和數據在很多情況下沒有得到網站或商家的授權或允許,這不僅涉及數據安全問題,還涉及數據産權和隱私保護問題。這種現狀一方面反映當前我國的網絡信息安全防範薄弱,另一方面反映監管環節相對滯後。改變這種現狀,需要信息消費者、數據提供商、監管者三方共同發力,營造一個誠信、安全的網絡環境。另外,隨著新基建的推進,很多領域必然會出現人工智能替代人的工作,從而造成“非自願”失業現象,這也是政府在大力推進新基建需要兼顧考慮的一個問題。當然,以數字經濟爲代表的新經濟,有利于過剩産能行業職工的再就業,這一方面需要職工提升自身的職業技能,滿足新經濟發展的需求;另一方面需要相關部門根據新經濟的發展需求,給職工提供有針對性的就業指導和技能培訓。
  作者廣東省社會科學院企業研究所研究員 龍建輝